新朝陽

產品名稱:
碩豐481?金滿粒 加“糖”升級,即將上市
產品規格:
0.01%14-羥基蕓苔素甾醇可溶粉劑

您的位置 Home ? 新聞動態 ? 行業熱點
加入新朝陽
客戶風采

對擬除蟲菊酯類、新煙堿類藥劑抗性持續增加的棉蚜等蚜蟲如何防治?

發布時間:2020-08-11 00:08:00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 王永崇 點擊次數: 【字體:

蚜蟲,又稱膩蟲、蜜蟲,可造成危害的至少有20多種,其中的桃蚜、棉蚜和蘋果黃蚜因抗藥性的迅速發展,已成目前最難防治的3種。



特別是棉蚜,在全國農技中心發布的《2019年全國農業有害生物抗藥性監測報告》中顯示,其抗藥性對擬除蟲菊酯類高效氯氰菊酯、溴氰菊酯,氨基甲酸酯類丁硫克百威,新煙堿類吡蟲啉等藥劑均處于高抗水平。



為了讓業界更好地了解棉蚜等蚜蟲的抗藥性現狀和發展趨勢,采取合適的措施進行高效的防控,長期跟蹤監測蚜蟲抗藥性的中國農業大學教授高希武先生在近期接受筆者的專訪時,不僅全面地解釋了棉蚜等蚜蟲抗藥性迅速發展的原因和規律,而且在系統地介紹合理的防控措施的同時,也解釋了推薦雙丙環蟲酯作為目前首選替代藥劑防治抗性棉蚜的原因。



微信圖片_20200811093024.png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高希武先生



三大主因導致棉蚜抗性持續增加



《2019年全國農業有害生物抗藥性監測報告》中顯示,棉蚜抗藥性發展速度非常快,對目前田間常用藥劑均產生了抗性,特別是對擬除蟲菊酯類、新煙堿類藥劑的抗性水平較高。如對高效氯氰菊酯抗性倍數>10,000倍,對溴氰菊酯抗性倍數>4,500倍,對丁硫克百威抗性倍數>150倍,對吡蟲啉抗性倍數>300倍。同時,棉蚜對氟啶蟲胺腈的抗性也達到了11~81倍,處于中等抗性水平。與2018年監測結果相比,新疆棉區棉蚜種群對氟啶蟲胺腈抗性倍數增加1~2倍。



從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研究蚜蟲的高希武教授,至今仍在跟蹤蚜蟲抗藥性的發展,并且一直負責全國農技中心歷年發布的蚜蟲抗性監測任務。高希武教授清楚地記得,棉蚜在上世紀80年代應用溴氰菊酯8,000倍液防治時效果就非常好。但這一效果在10年前用1,000倍的劑量也沒能達到,而最后抗藥性提升了幾千倍的棉蚜,以最大溴氰菊酯溶解度的濃度也無法控制抗性棉蚜。



結合到目前的棉蚜抗藥性跟蹤結果,高希武教授表示,棉蚜如果不實施抗藥性治理,一般“2~3年,甚至1年就會產生抗藥性,給防治帶來困難!”可見,棉蚜抗藥性的發展速度之快,的確需要引起業界的充分重視。



害蟲的抗藥性產生是一個連續的過程,通過逐年的檢測結果對比會發現抗藥性水平逐年增長,所以對直接進行防控的農民來說,很難直觀地發現。但如果發現“蚜蟲用同樣的藥劑品種和施藥技術,防治效果逐年下降的現象,很可能產生了抗藥性。”高希武教授表示。特別是對于棉蚜這種抗藥性快速發展的害蟲,更是如此。



棉蚜的抗藥性發展之所以如此之快,高希武教授表示,除與長期大量的化學防治有關之外,和寄主次生代謝產物、保護地面積增加等因素也密切相關。



除了保護地等經濟價值高的作物,全球范圍內對蚜蟲的防治基本都是依靠藥劑,特別是對棉蚜的主流防控更是以化學藥劑為主,高希武教授表示,之前雖然出現過不少抗蚜品種,但近年來抗蟲品種已被日益忽視。而且隨著之前Bt棉的推廣,原先可兼治棉蚜的棉鈴蟲藥劑不再使用,這樣就導致蚜蟲化學防治的壓力就越來越大,用量越來越多,棉蚜的抗藥性也隨之水漲船高。



其次,蚜蟲的寄主特別廣,許多蚜蟲是跨科危害。特別是在錦葵科棉花上危害的棉蚜,與危害葫蘆科黃瓜上的瓜蚜是一個蚜蟲種。然而,轉移到一種新寄主作物上的蚜蟲,首先是適應植物自身的毒素,即植物次生代謝產物,能活下去之后,才是接下來的營養需求。然而,蚜蟲進行植物毒素的解毒代謝,與解毒殺蟲劑的代謝機制通常是類似代謝機制,所以,一旦克服寄主植物的次生代謝產物,其抗藥性也會增加,反之,抗藥性增強之后,也會更加容易適應植物的抗蟲性。因此,寄主范圍越廣的蚜蟲,越容易產生抗藥性。也正因此,根據抗藥性較高的桃蚜近來從馬鈴薯上發現的幾率越來越高的現象,高希武教授表示:“馬鈴薯蚜蟲的防控在未來可能也是個問題!”



再者,隨著全球氣候變暖害蟲越冬線的普遍北移,以及保護地面積的迅速增加,之前必需經越冬寄主越冬的棉蚜大幅減少。而越冬時及越冬后可以稀釋抗藥性基因的兩性生殖雜交現象,也基本被逐代積累抗藥性的孤雌生殖所取代。隨著孤雌生殖的蚜蟲越來越多,群體的抗藥性就越容易形成,而蚜蟲的抗藥性也就越發嚴重。



解決抗藥性是農藥創制者不可推卸的責任



目前,有害生物“新分子靶標的發現遠遠落后于抗藥性增長速度”的論斷,已經基本成為了業界公認的觀點。而此觀點運用到棉蚜防控的困境上尤其合適。



的確,雖然我們的研發水平一直在提高,但相比抗藥性發展的速度,卻慢得很多。而與此同時,研發者尋找新分子靶標的難度也越來越大。其次,包括我國在內,對農藥新化合物的登記要求也在不斷提升,所以,即使是一個好的化合物,成為商品進入防控進程的難度也會越來越大。因此,已經有抗藥性的藥劑,在得不到合理輪換的情況下,不得不持續性地加速抗藥性增長的進程。



在盡可能科學合理地使用化學藥劑的基礎上,高希武教授建議有條件的創新研發者向著“活性高、選擇性高”的方向,同時站在對天敵和環境保護的角度,加大針對新靶標的專一性藥劑研發創制力度,盡可能地避免與已有藥劑的交互抗性。



解決了交互抗性的研發創制,不論是對進入市場后的推廣和藥劑的生命周期,還是對整體的農藥減量行動,都有著不可替代的意義和作用。所以,在高希武教授看來,這是創制者不可推卸的責任。



科學防控抗性棉蚜,合理使用新藥劑



目前獲得的數據表明,雙丙環蟲酯與菊酯類、有機磷類、新煙堿類藥劑沒有明顯的交互抗性,可以用于棉蚜抗藥性治理的替代藥劑品種。



根據高希武教授的試驗結果發現,雙丙環蟲酯與新煙堿類等藥劑不存在明顯交互抗性。同時,通過抗藥性風險評估發現,棉蚜對該藥劑的抗藥性風險并不高。而除這些突出的抗藥性棉蚜防治效果之外,通過在濱州和新疆等地的試驗發現,雙丙環蟲酯處理區的瓢蟲、食蚜蠅、寄生蜂和草蛉等天敵數量,明顯高于有機磷類或氨基甲酸酯類等其它的試驗藥劑。



“從抗性治理角度,我們要推薦這個藥。”在高希武教授眼中,用量較低、保護天敵和環境的情況下,雙丙環蟲酯可以“作為最重要的首選替代藥劑之一”實現對抗藥性棉蚜的高效防控。所以,雙丙環蟲酯可以作為防治高效氯氰菊酯、溴氰菊酯、丁硫克百威、吡蟲啉等藥劑抗性棉蚜的首選藥劑。



雖然長期大量使用化學藥劑是導致有害生物抗藥性產生的原因之一,但化學防控仍是目前最經濟和最有效的方法。所以,我們必需要通過科學合理地使用化學農藥,來解決好這對矛盾。



據高希武教授介紹,針對蚜蟲的科學防控,首先要認清蚜蟲種類,做到對癥下藥,其次在實際防控中要運用“早用藥早控制”的防控策略,控制化學農藥的使用劑量,或采取隱蔽施藥的方式,能不噴霧就不噴霧,盡可能地減輕抗性的選擇壓,保護天敵和減少污染。



這一用藥原則應用在抗藥性棉蚜的化學防控時,首先提倡的便是運用多種施藥方式,比如播種前通過拌種,成長期通過噴霧,或根據相關藥劑的內吸性進行隨水滴灌等根際施藥。而最重要也是最常用的種子包衣和噴霧,相對來說是最合適的方法,特別是包衣等種子處理可以實現對棉蚜的苗期控制。棉蚜蟲發生時,最有效的方式是根據其點、片的發生特點和規律,一旦達到相關益害比的防治指標,便采取“挑治”的方式進行化學防治。



在運用化學防控的過程中,一向注重抗性管理的高希武教授一再強調不要“摁住一個好藥拼命用,直到用廢為止”,特別是對于蚜蟲的防控效果較好的新藥劑雙丙環蟲酯,更是要“作為一個保護性品種,悠著點用”。這個企業在推廣時應該有意識地科學推廣使用,實施抗藥性治理。



保護性地悠著點用,就是在選擇抗藥性棉蚜的防治藥劑時,科學合理地與其他作用機理的藥劑輪換使用,同時把雙丙環蟲酯作為最后一道防線。而且,對待一般無抗性的蚜蟲,也沒必要使用。因為,在高希武教授的眼中,用雙丙環蟲酯來防治無抗性的蚜蟲,就是一種浪費。

1.如有內容涉及侵權,請聯系網站管理員第一時間刪除,謝謝!
2.凡本站注明“來源:XXX(非本網站)”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新朝陽品牌
Copyright @ 1999-2020 NewSun All Rights Reserved  
成都辦公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區天府大道北段1199號銀泰中心in 99二號樓1401-1410 電話:028-85551481 蜀ICP備10019722號
亚洲视频国产在线精品